我从前流过三次泪

我从前流过三次泪
上大学三年我流了三次眼泪。    第一次是刚入学饿肚皮时。大学膏火5600元,我家在山区,家境贫困,父亲十分困难借来3100元,剩下的靠借款。上学那天,母亲在村口捉住我的手,我感到了粗糙与温暖,更有难舍的眷恋。入校后我仅有的88元生活费很快便所剩无几。断炊的那天晚上我饥不择食,曲折难眠,站在窗前,面临都市富贵的夜景,想到那悠远的山村和慈祥的爸爸妈妈,我哭了。    为了挣得生活费,今后的三年中我拼命地揽活儿干:在校园帮人抄稿件,在暑假当搬运工、修建小工……在这些劳动中,我懂得了“流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饭”的真实意义。    第2次流泪是在入学第一年大年三十的晚上。寒假回家见到爸爸妈妈令我惊异万分,仅过半年,父亲的头发简直白了一半,母亲面无血色,瘦骨嶙峋。本来,为了还账家里添了一倍的责任田,年过半百的爸爸妈妈整天超负荷地劳动,一天吃两餐是常事。年末家里将一年2200元收入还了借款。登门索债的比拜年的还多。年三十的晚上,我和爸爸妈妈围在仅有的一盆海带旁。我艰难地咽下一碗饭便钻进房间,虽然强抑自己,但眼泪仍是淌出来了。    开学后我把母亲的那句“一分钱要当一角钱用”牢记在心。我穿旧衣服,吃最廉价的饭菜,不参与他人的集会。人生是一场战役。我天天都在战役,不只与饥饿,更与自己的精力。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,我的精力战线绝不能溃散。而长期以来使我据守这条战线的就是这样一个信仰:斗争、斗争,再斗争,明日一定会更好!    第三次流泪是在收到第一张稿酬单时。常常看到室友因收到家人寄来的汇款单而“耀武扬威”时,我既仰慕又吃醋,那时可以具有一张汇款单对我而言简直是一种奢求。我热爱写作,并尝试着将稿件外投,当我收到第一张汇款单时,奢求变成了实际,我怎能不为之泪如泉涌!虽然汇款单上只要12元錢,但它给我的精力价值远非这12元所及。我抓住全部时刻学习和写作,在我看来,成果不好比饿肚皮更尴尬。结业后,我不凭仗任何关系,而以优异的成果和杰出的写作能力找到了满足的作业。    每逢夜深人静,回忆往昔流过的泪水,回忆那在最艰苦的条件下与命运斗争、反抗的斗争脚印时,我越发觉得,那是我人生中罕见的宝贵财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